爱书法-ashufa.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请完成以下验证码
查看: 915|回复: 0

八零后书家个人专题之 张圆满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4-8 16:24
  • 签到天数: 47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5]常住居民I

    2901

    主题

    3073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0972

    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5-3-24 10:13: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张圆满    混混沌沌地在社会的表层走了数十载,白驹过隙般倏忽无迹。当别人都觉醒的时候我才刚刚睡醒.在我的心灵深处从来就没有过一丝的涟漪,素无大志想法寥寥,只是站在北国春天里的田垄上眺望过远方,回忆着梦中御飞龙的假象,接着嘴唇咧开伴着笑声和着春天的气息被一阵微风吹散在可笑的梦里。随着年龄的增长,知道了人生行程的现实,于是忍不住沉寂在属于自己的空间里,筹划着自己的道路,但仍做着各种各样的徘徊。    因为从小一直很瘦,弱不禁风,尤其是手指特别细,被邻里人怜名为“干鸡爪”,慢慢给我的内心造成了压力,无论什么场合都不会伸手出来。有一次父亲拿着我的手说,“看你的手指头这么瘦长大了怎么拿得动锄头?”,于是我随口答道:“我这是拿笔杆的手,和齐白石鲁迅的手相类,如何会拿锄头?”生出了这个想法就得有这方面的倾斜,不经意的想法不经意的念头才使我有偶然的机会使我和毛笔结缘。万事都有缘起。佛家经常会讲,世间万物皆因缘而生,因缘聚则物在,因缘散则物灭。我想我与书法之间本身就有着一种无形的连接,有着某种必然存在的相遇的机会和可能。因缘而生情,随着和毛笔接触的时间的推移逐渐被凝聚的缘分,变得对这种缘分格外的珍惜,有了珍惜才逐渐的使“书法”这个概念在我有限的认识里从模糊到清晰。     粗略的学习了书法史目睹了书法风格的流变,后来知道这支瘦长的笔杆放在每一个书法家的手上都会出现不一样的奇迹,这种奇迹的发生都会使每一位书家的心有所颤动。随着这种奇妙的颤动每一个握着这支笔杆的人都产生一个共同的目标,就是用手中的笔毫去领略古人的风骚!基于这种颤动我也想试着感受一下这种超越时空的锁不住的对话!    意识在前行动在后,这才进入书法学习的状态。我深刻的知道严格的临摹训练是与古人对话的最直接有效的办法。而书法的学习又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每位书家都有着自己的一套理论和想法。我虽然不懂得哲学但我还是知道“万法归一”的观点。于是我开始寻觅着他们之间存在的历史的共性。其“道”有“理”而“理”由心生,攀着孔子“游于艺”的心态随着感觉去走进古人铺素纸握纤毫所停留的时刻。   “感觉”有时候挺奇妙,人的感觉是受到物象的刺激后而产生的,而对于书法的感觉还不同于身体机能本身的感觉,对于书法,我觉得有一种精神的感应或者是有一种意念力。这种精神的感应其实就是怀揣着一种敬畏之心将自己的灵魂带向古人的神秘空间找到某种契合。我说的这种感觉是以古人书法的技法元素作为参照并大自然的节奏规律为标杆,并非徒用心去感受而没有察觉。    所以我们在观察某一幅作品的时候首先感觉他传达出来的气息格调,才能对此有大致的定位,然后才观察作者的点画结构谋篇布局等等。为什么全国展的作品有一些在评审的时候会被评为秒杀,因为这些作品在展开的瞬间作品透漏出来的信息已经无法让评委老师做出定位,以至于他们用所积累的书法知识,以大的感觉就否定了在展厅争位置的可能。    有了感觉才会有感受,当我们在听一首奇妙的曲子的时候总会不由自主地闭上眼睛用心去品味,当我们在读到古人文章里的某一个精辟句子的时候总会拍案称奇,当我们写出一幅自己满意的作品的时候总会暗暗自喜。《毛诗序》说:“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永歌之,永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这种用语言和概念不能表达出来的感觉正是万物的核心,冥同于道,或许正是我们在书法上要找的共性。    沈括在梦溪笔谈上说“书画之妙,当以神会,难可以形器求也”。翻开厚厚的书法史目睹着沉淀下来的书家的墨迹,不难看出他们之间貌离神合.写到这里的时候我想起了叶横山先生的一段话,“好摹仿古人者,窃之似,则优孟衣冠,窃之不似则画虎类狗。与其假人余焰妄自称尊,孰若甘做偏裨,自领一队?”。用我的不自量力带着这个段话随着感觉,继续我的寻找


            圆满一词在儒、道、释中均具完美之意,圆满是一种理想状态,世间事物多有瑕疵而很难圆满,只有超乎物外,游于象先的极少先哲穷其一生才可能近于圆满。圆满并非异于常人之人,生于中原,长于中原,求学南疆,游学北方,但圆满父母的殷切希望在圆满二字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圆满也深知父母对他的深切期望,进时精进,退时通退,无惧逆势,不怕激流,一直踏实做人,认真做事。        阿基米德说给他一个支点,他便可以撬动地球,可见一个恰当的支点是使事物运动起来的关键所在,也是成功者之所以能成功做出正确选择的不二法门;对于圆满来说,他的支点无疑是毛笔,是书法艺术。圆满一双异于常人的手成就了他的书法艺术,毛笔无论握在谁的手中,所表现出来的艺术效果均不一样,但是当它一旦为圆满所用,所表现出来的书法艺术效果要高出常人很多,这不但在他弱冠之年的同龄人群中罕见,就是在所有书法人群中也属少有,如果说书法是艺术中的艺术,那么圆满的书法艺术应该是书法艺术中的书法艺术,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天赋吧。       一直以来广取博收被人们所认同,很多人面对当下高速发展的社会现状手忙脚乱,各类新事物总是飞速涌入人们的视野,绝大部分人面对于此将会晕头转向,朝是而夕非,不断地去选择,又不断地去放弃;学到的是懂得很多,失去的是在所懂的行当中只是停留在极浅的层面,很难进行深入学习研究,却自我解嘲为社会的需要。世间何止三百六十行,圆满没有像普遍人那样去选择社会所需的热门行当,却走上了人烟稀少的书法道路;书体何止五体,圆满没有像不少书法家那样诸体皆工,只是致力于行草书学习,旁涉汉隶;行草书历朝历代何止千万帧,圆满的行草书却选择悠游于魏晋唐宋间;隶书何止汉代有,圆满的隶书却选择扎根于东汉中期前后所形成的既成熟又生涩的典型隶书;对一个书法字帖的学习何至于学其形、神、气、韵,圆满没有像一般书法家那样既留心于学习范本中的形、神,又去努力注意其中的气、韵,而是深知在临习过程中熊掌与燕窝不可兼得之理,经常是要么摹其形,要么得其神,要么求其韵,总之他不会左顾右盼而顾此失彼。圆满所选择的支点极小,小到一般人不屑于在这么小的支点上去努力,一般人也不会在这么小的支点上去像圆满那样穷其努力而努力。圆满在这极小的支点上做出了惊人的成绩,他的隶书和行草书功底扎实,风格显明,别具一格,食古而能化古,与古为徒而能徒于古,此类做法在历代书林中鲜有,但凡具有此类做法者必是心无旁骛,却又是心存惊雷之人,坚持此类做法并能坚持不断地去努力学习的人多能在书林中留下或浓或淡的足迹。至此真想向天再借五百年来远观圆满与书法艺术的关系,因为我现在真有些怀疑将来的可能是书法艺术成就了圆满,还是圆满成就了书法艺术,但无论孰成就孰都是很圆满的,略有良知的人都会苦苦期望圆满的出现,能够圆满也是最好的。        圆满是个聪明而踏实的人,他的支点选得很贴切,他所选择的支点与他的聪明和踏实伴随着他对书法艺术独特的感悟能力成就了他当前的成绩,这在他的成长过程中应该是很关键的一步,在常人看来无疑是很大的一步,但对他来说却是极小的一步,这一步是他万里长征所迈开来的第一步,接下来圆满该怎么走,相信凭着圆满的聪明和踏实会做出很切当的选择,更相信圆满会越走越好,越来越趋向圆满!                                                                                               丁奕人于游象轩                                                                                                    20115

    -------張圓滿其人其書印象      和圆满相识是在一起办八零展的时候,清秀文气的脸庞,衣服架子似的身材,话不太多,中气十足,人第一印象就是年轻、英俊、老成。接触多了,了解深入了,还发现这个人外表不温不火,内心狂热奔放。圆满比我小五岁,亦师亦友,圆满的功夫很深,不管是书艺、涵养、学识我皆逊之。至于朋友之道,谈书品茶、喝酒聊侃、相互帮扶、互为促进等,已越朋友之誼,直以兄弟相称了。      圆满来电言近期将书作集结成书,付梓出版,嘱我寫點東西。我生来是个不太喜欢写文章的人,一是学识有限,写不好,无病呻吟,自己难受,别人也难受;二是写东西基本要写好词,人家才爱听,也是我为难之事。对于圆满的撰文嘱托,我是推托不掉的,我也想揪这个机会把我心目的中圆满说道说道。      数日前,圆满曾给我几个小品,有行书,有隶书,细味品读,为圆满感到高兴,因为我看到了他的用功,他的变化。在北京这一年多,他在思索中摸索,在摸索中创新,这点,从去年的八零后展览作品到最近的作品,是一个有力的见证。      看一件书法作品,我觉得第一眼应当看渊源,看功力,我很赞同刘文华先生的一句话,看一件作品,要看到作品的“爹爹”是谁,它的血缘关系在哪,不能是〝野孩子〞。圆满的作品,根植在传统,传统这个范围太大,不能固定的说某一家某一帖,某一法某一貌,是一个综合的、揉合的整体,就像我们看陈忠康先生的作品,某一字某一点画,好象在哪里看到过,在古人法帖里都能找到出处。明王铎有言,书不师古,便落野俗一路,所以,崇古是一条学书的必经之路,圆满的作品,隶书以汉碑为基,旁涉晋碑、魏楷等,显得高古和厚重,王铎的另一句话“学书不参通古碑,书法终不古,为俗笔多也”更能印正圆满的路子。圆满正因为有碑的基本,所在行草书方面也不落俗套,下笔凝炼,古拙中不失灵动,近日所观其习书路径,多有临古代法帖,如章草,魏碑墓铭等,但从面目上看,还是二王的调子,只是融进了不少的东西,營養很全,从汉至清末民国,均能在作品中窥得一二,所谓博涉是也。      但凡一位成功的书者,离不开摹古临古的路径。当代书法有捷径可走,那就是直接学今人,或者个性张扬,面目狂怪,以获得片刻的眼球震撼,但到底会被时间所掩。习古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也是一个无聊的、痛苦的过程,但是,也是一个必须的过程。圆满在学习古人,临摹古人的地方,值得我学习,一是他的坚持,即自觉的临摹。我和他常接触,不管在什么地方,只要有条件,有纸墨,总喜欢拿起笔临临古帖,哪怕是一行,一字,反复摹写体会,这种习惯和心性,很值得学习和玩味;二是他的临摹方式,即所取是什么,有很多人,能把帖临得逼真,但一到创作时就熄火,临创不能结合,异常苦恼。董其昌有云:临帖如骤遇异人,不必相其耳目手足头面,当观其举止笑语精神流露处。明代李流芳说;“学书贵得其用笔之意,不专以临摹形似为工。”其意为,临帖不能追求面目相似,应以取意为上,圆满摹古,与董公李公言语相合。      圆满的书法,在格调上高雅,不流俗,不妩媚,气息通畅,古人论书中,于书中所见阴阳,神明等语,非书者所识,也非普通人能窥见。圆满的书作,能看出的有三,一是入古,二是洒落,三是精致,入古是基础,基本功好,洒落是性情的流露,不拘束,通畅无阻,似如其人。精致是技艺娴熟,于自然书写中将技艺展览无余。古人作书,无不是真性情流露,清包世臣言“书道妙在性情,能在形质”,刘熙载云“笔性墨情,皆以其人之性情为本”。好的书作,应让人看到作者的真善美,才情,性情,性格等,能从书作上体现。纵观圆满的书作,我得出的结论是其人老成,其性温和,其情激越,其志高远,光明磊落,不趋俗套。       昨日晚间余在研读恩师靖颐先生的一些评论,言及当代很多青年高手在各项展赛中频频获奖入展,然后劲不足,不出数年,难闻其声,盖学养不足。当书法的技术达到一定的程度,需要靠学养去滋润,那就要求书法家多读书,丰富知识,这是一个很实际的问题,黄山谷的话很有道理: “学书要须胸中有道义,又广之以圣哲之学,书乃可贵;若其灵府无程,政使笔墨不减元常、逸少只是俗人耳。余尝为少年言,士大夫处世可以百为,唯不可俗,俗便不可医也”。明王绂云:“书之为技,末之末也,胸无数百卷书,不能作笔”。古人如此,今人又有何理由不遵之。圆满有年轻的资本,有好的学术背景,有过人的天资,有耀眼的成绩,前途可期。余愿与圆满一起,立足本位,放眼将来,豐富自我,共臻佳境。                                                       辛卯端午后三日  陈勇武于京南


    ————张兄圆满其人其书阿福(王福权)    纵观古今书论,以人论书,约自西汉始,至今世论者不知几何,众论以为:书品即人品,人品即书品。现节录数则如下:    西汉杨雄:“言,心声也;书,心画也。声化形,君子小人见矣。声画者,君子小人所以动情乎。”——————《扬子法言》    唐张怀瓘:文则数言乃成其意,书则一字乃见其心。————《文字论》    唐孙过庭:达其性情,形其哀乐————《书谱》    宋苏轼:凡书,像其为人。————《论书》    元郝经:书法即心法也。————《陵川集》    明项穆:夫经卦皆心画也,书法乃传心也。————《书法雅言》    清刘熙载:书,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而已。————《书概》    古人之说甚是。    圆满学古,重在学心,心性所达,功夫自化。南梁庾肩吾于《书品》云“天然第一,工夫次之。”天然者,天分也,天性也,心性也。圆满书作甚佳,源于心性至优。孔子云:“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圆满兄即如此,崇古而不泥古,追古人之形更追古人之心。       圆满其人如其书,如翩翩君子,骨气洞达,沉着劲健,高古典雅,含蓄自然。昔日吾读古人书论,不解古人评王羲之语“飘若浮云,矫若惊龙”为何意,亦不解何以评人评书均用此八字,今观圆满之书,人如其书,书亦如其人,可谓得之矣。谈及理想,圆满谓:“吾愿终生矢志于书学”,真有“足吾所好玩而老焉”之意。圆满本科所学正为理想,现客居京师,广取诸长,亦是此之谓也。孔子曾云:“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是为圆满生活之最佳诠释。“向前看,向后看”辛卯网络十人展之时,余曾以武学论圆满之书,现援引如下:    天下武术,门类众多,四大门派,曰少林、曰武当、曰峨眉、曰子午。斯类比于书法者,曰缘情、曰天然、曰造型、曰古典、曰伦理……然武术门派本无高下之别,仅习武者有高下之分。武学之长者,必下盘稳固。若固本求变,变以至极,以至天下之习武者莫之能敌。而习书亦复如是,书法艺术,国人谓之书法,倭人谓之书道,高丽人谓之书艺,然天大之邦,从艺者甚众,艺学差异,本无雌雄。而浸淫古法者,遍临诸帖,以衆法为己法,莫有不能书者,谓之书学名笔;武学之大成者,必游历大江南北,遍访名师,天下之武学,虽闭目犹窥见于心。衆法者,非但谓真草篆行隶、擫压勾格抵,另有字法、结构法、章法、墨法、装潢法以及执使转用之所长者也。能先发制人者,必曾为人所发,遂长见识,增进学问,以致后之发同法者,发而不达。夕逸少自叹不如伯英,唯因其精熟,池水尽墨;怀素西游上国,仅为未能远睹前人之迹,未能譪见当代名公。书学之所取犹武道之所取,即勤、谦二字也。圆满者,吾辈书学之英才,能勤能谦,吾不如也。    武学之通达者,必打通任督二脉,二脉贯通,大小周天不复阻塞,气贯全身,力发所致,无坚不摧。书法之所重,东坡谓之神、气、骨、血、肉,古论谓之势、力、象、形、意。此五法之贯通者,必能神怡务闲,感惠徇知,时和气润,纸墨相发,偶然欲书以致精妙绝伦。张兄圆满书法之境,位于大小周天之间,超越侪辈远矣。    余观夫天下武功,少林长于刚猛,武当长于借力,峨眉长于变化,子午长于阴阳,圆满皆能取其长,避其短,是其长也。文武之道,一张一弛,貌在能合,神在能离,圆满兄书道之进退,正在合离之间。初识之日,闻其声从丹田而发,浑厚卓约,浑元之气若有金钟护体,吾深知其功力之深厚,不敢与之过手。若能操控离合,潜龙在天亢龙有悔收放自如,必能让我等不敢近身……然圆满之意,唯在博学精进,忠肝义胆。自以武论书观之,此其字如其人者也。若能糅合四大门派,随心所欲,必能常臻妙境,所向无敌,此吾所期待者也。窃以区区小文,为俟夫圆满书学之大成。    今圆满兄作品集付梓之际,嘱余作文以置卷首,斟酌再三,又欲以文论之,遂以诗品论其书品。圆满之书,有沉着、实境、高古、劲健、典雅、含蓄六种格调,如上所述,此六者亦是圆满兄之人品。司空图“二十四诗品”述此六者曰:    沉着:绿杉野屋,落日气清。脱巾独步,时闻鸟声。鸿雁不来,之子远行。 所思不远,若为平生。海风碧云,夜渚月明。如有佳语,大河前横。    实境:取语甚直,计思匪深。忽逢幽人,如见道心。清涧之曲,碧松之阴。 一客荷樵,一客听琴。情性所至,妙不自寻。遇之自天,泠然希音。    高古:畸人乘真,手把芙蓉。泛彼浩劫,窅然空踪。月出东斗,好风相从。 太华夜碧,人闻清钟。虚伫神素,脱然畦封。黄唐在独,落落玄宗。    劲健:行神如空,行气如虹。巫峡千寻,走云连风。饮真茹强,蓄素守中。 喻彼行健,是谓存雄。天地与立,神化攸同。期之以实,御之以终。    典雅:玉壶买春,赏雨茅屋。坐中佳士,左右修竹。白云初晴,幽鸟相逐。 眠琴绿阴,上有飞瀑。落花无言,人淡如菊。书之岁华,其曰可读。    含蓄:不着一字,尽得风流。语不涉己,若不堪忧。是有真宰,与之沉浮。 如渌满酒,花时反秋。悠悠空尘,忽忽海沤。浅深聚散,万取一收。    圆满此六者兼具,一点一画、字里行间皆有气格,劲健是其骨,沉着是其肉,高古是其气,典雅是其血,含蓄、实境是其神。势力象形意亦完备,六者之具象,此不赘述,揽者自明。                                                 阿福于远岸草堂                                                  辛卯夏五月五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爱书法 -www.ashufa.com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网站地图|书法网店|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爱书法 ( 粤ICP备14053437号-1

    GMT+8, 2017-10-19 13:37 , Processed in 0.281796 second(s), 46 queries .

    Powered by 爱书法-ashufa

    © 2001-2016 ashufa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