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法-ashufa.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请完成以下验证码

丛文俊:帖学-中国书法史

2013-5-8 20:5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04| 评论: 0|原作者: 爱书法|来自: www.ashufa.com

摘要: 丛文俊:帖学 自五代、宋以降,碑竭书法不再为书家重视,纵有名流书碑,亦不能形成风气,故尔五代至清书法,以帖学和墨迹为主,颇有重见江左风流之意。考察帖学书法,魏晋为正宗,唐宋为分支,大字及榜书各成体系。 ...
丛文俊:帖学

    自五代、宋以降,碑竭书法不再为书家重视,纵有名流书碑,亦不能形成风气,故尔五代至清书法,以帖学和墨迹为主,颇有重见江左风流之意。考察帖学书法,魏晋为正宗,唐宋为分支,大字及榜书各成体系。

1、帖学正宗

    北宋始有刻帖,官刻如《淳化阁帖》《大观帖》等,私刻如《潭帖》《绛帖》《汝帖》等,由于时风为苏、黄、米、蔡等名家所诱导,是以北宋有帖而尚未形成典型的帖学。靖康之变,内府珍藏尽为金人掠走,仅很少的一部分日后见于榷场。南宋高宗多方搜讨,不遗余力,上则魏晋名贤,下迄近人苏、黄、米等名家,积数十年所得,几坍于乃父徽宗时,孝宗时刻成《续阁帖》。其他汇刻之佳者,如《绍兴米帖》《西楼苏帖》《群玉堂帖》《凤墅帖》《宝晋斋法帖》等,蔚为一时壮观。元人灭宋,内府收藏再遭劫难,前贤遗迹之佳拓亦十分罕见,遑论墨迹。据载,赵孟頫得定武《兰亭》残本,竟于舟途之中连续作跋十三通,足见拱璧难致。此后,元明清三代凡欲得见、得学晋唐宋人小楷和行、草书者,非求之刻帖不可。也就是说,书法史上的帖学,导源于北宋,初盛于南宋,光大于元明清,即使清代中晚期碑学大兴,也未能取代帖学的正统地位。来源书法 屋,爱书法中国书法学习网。
    作为刻帖,精者下真迹一等,劣则远近失真,林林总总。刻帖所用材料,为木、石两种。由于字小,摹刻失减原意,最难全其笔法之妙和精神。面对这种“复制品”,如何去认识、想象古人的原意,将直接影响所学。姜夔《续书谱·临摹》云:

    世所有《兰亭》,何啻数百本,而“定武”为最佳。然定武本有数
样,今取诸本参之,其位置、长短、大小,无一不同,而肥瘠、刚柔、工
拙要妙之处,如人之面,无有同者。以此知定武虽石刻,又未必得真
迹之风神矣。字书全以风神超迈为主,刻之金石,其可苟哉!双钩之
法,须得墨晕不出字外,或廓填其内,或朱其背,正得肥瘦之本体。
虽然,尤贵于瘦,使工人刻之,又从而刮治之,则瘦者亦变为肥矣。

    所述颇有益于我们对刻帖的了解,循之则可以判断学帖的得失,名家亦不例外。观帖要能善鉴,以求其真髓。赵孟頫《兰亭十三跋》中有“用笔千古不易”的名言,殆从此得来。其复跋云:

学书在玩味古人法帖,悉知其用笔之意,乃为有益。右军书《兰亭》是已退笔,因其势而用之,无不如志,兹所以神也。

    以此可知,后人学书法得失如何,全在读帖领悟,而帖学关乎近古书法至巨,自不难想见。又,后人去晋日远,而企慕之心、仿效之力不减,以二王为中心的晋帖遂成为帖学宗祖与灵魂。欲使书法得人前贤高境,唯帖一途。

    帖学代表古雅正宗,直接后果就是厚古薄今思想观念的形成,它在指引人们学习传统的同时,也阻碍了想象和创造,产生负面影响。例如,宋高宗《翰墨志》云:

前人作字焕然可观者,以师古而无俗韵,其不学臆断,悉扫去
之。

师古成为破除时弊的不二法门。又,吴德旋《初月楼论书随笔》云:

明自嘉靖以后,士夫书无不可观,以不习俗书故也。

    俗书,指明人书法,所谓“取法乎中,仅得乎下”者。嘉靖以后,风气重归古人法帖,始有“士夫书无不可观”之论。至于重新规模古人的做法是否有益、合理,有无弊端,人们很少考虑,最终由此酿成碑学的反动,良有以也。

2、元明清的帖学书法

    元明帖学之盛,始于赵孟頫的全面复古。赵书接踵高宗,深人二王,兼及唐人,小楷人二王室奥,大楷有唐人笔意,草、行颇得晋韵,篆、隶、章草亦各有古法。赵书涵盖元代,影响明清,虽则褒贬不一,而历史地位不可移易。与其齐名者为鲜于枢,甚得赵氏推重,然其字学晋未纯,草则阑人唐法,骨力胜于赵氏,而风流儒雅弗及。邓文原,起家学晋,晚归李邕,面目与赵氏极近,亦能擅名一时。晚则康里子山,行草宗法晋人,楷体出于唐贤,明季推许为赵氏、鲜于之后的第三人。据载,赵氏有日书万字之能,康里则以日书二万字相夸,观彼四人行草,迅疾以康里为最,鲜于次之,邓、赵又次之,此非他故,当系观帖着力于字内,失察于字外之致使然。耶律楚材、杨维祯、张雨等书因唐宋一系,皆具笔法韵度,有名家风范。相比之下,受赵氏影响,晋系一派规模宏大,人才济济,唐宋一系则有些势力单薄。有如此差异,晋系正宗自不待言,而元人多作尺犊册页卷轴小字,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入明,帖学书法不仅在整体格局上大于元代,而且面目也有许多不同。工世贞《艺苑危言》云:

    我明书法,国初尚亦有人,以胜国之习,颇工临池故耳。嗣后雷
同影向,未见轶全。吴中一振,腕指神助,莺鱿奋舞,为世珍美,而它
方遂绝响矣。

    国初,指明初洪武之时,.15家如宋镰、宋克、宋琏、宋广、杨基等。嗣后,指永乐以后,成*1川沈度为“我朝王羲之”,遂创开台阁体风气,影响至为深远。吴中,指祝允明、文微明所代表的吴门书家群体。

    又,项穆《书法雅言·资学》述“明兴以来,书迹杂揉”,宋镰、徐有贞、宋璲 ,店寅“仅接元踪”,周伯琦、李应祯、詹希原、吴宽“稍知唐宋”,祝允明、丰坊“资学相等,初范晋唐,晚归怪俗”,文微明、文彭、文嘉“得处不逮丰、祝之能,邪气不染二公之陋”,宋克草章“古雅微存”,姚缓行真“朴劲犹在”,许初、陈淳’‘仅有米莆遗风”,沈度、姜立纲“尽是趋时之吏手”。项氏所述明初至嘉靖间帖学流派,大体似之。出于正统观念,对祝、丰略为贬斥,而论其导源后学、重归晋唐古法之功,则甚公允。其余评议,亦皆中肯。来源书法 屋,爱书法中国书法学习网。
    又,王世贞《艺苑厄言》云:“吾吴郡书名闻海内,而华亭独贵。沈度至学士,粲初起翰林,至大理少卿;张天骏至尚书,电至侍郎。时人语曰:

‘前有二沈,后有二张。”’按,张电为台阁名千,张弼亦为华亭人,张天骏效具书,转致轻弱。其后陈继儒、董其昌亦华亭人,董官南京礼部尚书,书法为有明第一。吴门书家,‘首推祝允明,次文微明,又次r-宠,其余若陈淳、王同祖、袁襄、王毅祥、.义彭、文嘉、陈'r}-、陆师道、彭年、许初、周天球、黄姬水、张凤翼、l:稚脊等,皆一时俊彦,遗漏者有吴宽、沈周、王鳌,李应祯、唐寅、徐祯卿等。明代的吴门(苏州)、松江(府治华亭),均为全国最发达的手工业、商业地区.人文荟萃,书法不尽出于流派,但名贤前后相望,一地文化风气互相陶染,彼此不能全无关联。
    晚明书法,书家共推邢侗、张瑞图、米万0.- 10茧其昌,或曰“南董北米”,实则叮分为两类。一为邢、米、董共家,其,冬,董氏兼取晋店,人帖最为纯止,所得亦精.对后世影响较大;邢、米亦皆获帖学要妙,然精纯不如董:二为张瑞图,个性最强,论者以为有北宋大家之风,惜人品卑下,其书罕传。如果把晚明至清初面U较新的书家归为一类,则成徐渭、张瑞图、倪元璐、黄道周,土铎、傅山等抒情系列,虽然人各有异,际遇及书法兴趣亦不相同,但均有鲜明的个性和情感投人,放任自适,殊途同归。又,终生规模黄书的倪后瞻在《倪氏杂著笔法》中述及清初书法“有南北之异”,引董氏门生王双白语云:

    (王)觉斯河南人,横得书家重名,又为尊官,故彼中之向往者众耳。所以北方五省之人推觉斯为羲、献,信耳信口,不知书法为何物,故胆大心粗,妄加评论。

    按,倪氏乙已正月始得与王双白晤言,时为康熙四年,王铎已去世13年,余馨尚在。在倪氏看来,“觉斯字一味用力,彼必误认铁画银钩诸法,所以魔气甚大”。其实,上述明清之际抒情系列的书家都有“魔气”,是任情态性使然,他如明遗民冒襄、归庄、宋曹、许友、朱茸等人的书法,亦皆类似。
    有一点为倪氏不曾虑及。王铎书法“一味用力”,是因为他好写巨幅立轴,字大气贯,乃能尽兴称意,笔非有力,则不足以安之。王铎行书学米,但字形结构很少省减,笔势联绵萦带,墨酣力重;草学二王,稍见清劲。他在《临<淳化阁帖)跋》中述云;

    予书独宗羲、献。即唐宋诸家皆发源羲、献,人自不察耳。动曰:
某学米、某学蔡。又溯而上之日:某虞、某柳、某欧。予此道将五十
年,辄强项不肯屈服。


来源 爱书法:www.ashufa.com,转载请保留此信息来源,谢谢合作!


12下一页
100

鲜花
53

握手
89

雷人
536

路过
25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QQ|网站地图|书法网店|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爱书法 ( 粤ICP备14053437号-1

GMT+8, 2018-7-20 07:08 , Processed in 0.085630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爱书法-ashufa

© 2001-2016 ashufa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