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法-ashufa.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请完成以下验证码

魏国的古文、篆书-中国书法史

2013-6-11 22:3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82| 评论: 0|原作者: 爱书法|来自: www.ashufa.com

摘要: 魏国的古文、篆书 “古文”和“篆书”这两个名称,起于汉代,许慎‘说文解字·叙》中说 及亡新居摄(西汉刘婴年号,公元6-8年),使大司空甄丰等校文书之部,自以为应制作,颇改定古文。时有“六书”,一日古文,孔 ...
魏国的古文、篆书

  “古文”和“篆书”这两个名称,起于汉代,许慎‘说文解字·叙》中说:

    及亡新居摄(西汉刘婴年号,公元6-8年),使大司空甄丰等校文
书之部,自以为应制作,颇改定古文。时有“六书”,一日古文,孔子壁中
书也;二日奇字,即古文而异者也;三日篆书.即小篆,秦始皇帝使下杜
人程邀所作也;四日佐书,即秦隶书也;五日缪篆,所以幕印也;六曰鸟
虫书,所以书播信也。

    许慎说及的六种书体名目,其命名.有的是依据书体结构,有的根据用途,划分的标准缺乏一致性。如果按书体分类,古文、奇字是一类,篆书、缪篆、鸟虫书是一类,佐书又是一类。


    许慎的《说文解字》是“叙篆文,合以古、籀”。以小篆为正字,收字9 353个,还列出了两种与小篆不同的异体字:一是古文,五百多字;一是籀文,二百多字。汉朝人所见的古文字资料主要有三种:一种是当时出土的先秦时期的铜器铭文;一种是秦始皇焚书时儒士藏匿起来的儒家经籍抄本,所谓鲁恭王(前155一前129)坏孔子宅而得的“壁中书”,有《礼记》《尚书》《春秋》《论语》《孝经》等,“这些经籍抄本的字体既不是隶书,也不是小篆和籀文,汉代人多称之为古文”,许慎《说文解字》中所录的“古文”就是这一类。一种是相传为周宣王时太史籀所作的《史籀篇》的抄本,即许慎所说的“籀文”。
    《说文解字》中录写的“古文”,据现在文字学者的勘对研究,与近些年各地发现的战国文字如长沙增书、侯马盟书、温县盟书、长沙简策、中山国铜器铭文等均不同,“许慎所谓古文大约就是邹鲁(也许还有齐)儒生习用的文字”。即使是这些战国晚期用齐鲁习用文字抄写的经籍,恐怕许慎并未亲见原迹。因为,自壁中书“古文”发现,到许慎《说文解字》创稿吮,历时二百余年,壁中书乃简册,使用保存的时间不会长久,要辗转摹写才能流传,许慎所见的古文,“大约都是汉代古文经学家辗转墓写的”,既是“六国古文”,当然和秦系的小篆有差别,也不会是汉字的原始形式.而且年代不一定比箱文早.但壁中书的儒家经典是用古文抄写的,古人尊经,所以放在箱文之前了。而且古文与箱文还有地域性差异。
    我们现在说的古文,作为字体名称,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古文名称起于汉代,后世继续延用,泛指秦统一文字前所有的文字,时间地点皆无限制,没有一定的字形。狭.义的古文指《说文解字》中所见的古文”。
    许慎《说文解字·叙》中有“篆书”这一名称。他所说的篆书专指秦朝的小篆,即秦篆。小篆是取《史籀篇》的“籀文”省改而来。西周灭亡,平王东迁,秦国处周之旧地,沿用周的箱文,逐渐发展为具有秦国特色的文字。秦削平六国混一海内之后,采纳承相李斯的建议,统一文字,“罢其不与秦文合者”,以秦国使用已久的文字为基础,进一步省改,并加以规范,如“偏旁都有固定的形式和位置,形体竖长方,其空虚不足之处尽量用笔划填满,不顾象形、指事、会意等意义的体现”荡,这就是秦朝的小篆。所以,篆书作为古代汉字一种书体的名称,以其源流而论,包括大篆和小篆。籀文是大篆的本名,后来有了小篆,才将籀文称为大篆,《说文解字·叙》中提到的“秦书八体”,就有大篆、小篆的名目了,两者的关系,犹如血脉相亲的父子,相似而又有所区别。
  魏国书法家写的古文,我们可以在立于当时太学的《正始石经》(图l一2.1)中见到。《正始石经》刊刻于齐王芳正始四年(243),石经只刻成《尚书》《春秋》两部古文学家传授的儒家经典,每字用古文、小篆、隶书三种书体书写,所以又称《三字石经》。
    《三字石经》中的古文,应该和《说文解字》中的古文来源相同,但字形偶有不同,可能是古书抄写中讹误所致,当然也与抄写者的书法水平有关。西晋卫恒在《四体书势》中指出:魏初传古文者出于邯郸淳,而石经中的古文“转失淳法”,不过是“因科斗之名,遂效其形”而已。卫恒的祖父卫舰是邯郸淳的弟子,学邯郸淳的古文达到“示淳而淳不别”的程度,卫恒本人也“博识古文”。卫恒说《三字石经》中的古文“转失淳法”,传卫氏古文之学的江式在《论书表》中说到,《三字石经》“较之《说文》,篆、隶大同,而古字少异”。说明曹魏石经的古文字法与书法,已经异于汉朝所传的古文。
    卫恒还说到:汉朝发现壁中书时,“时人已不复知有古文,谓之科斗书。汉世秘藏,希有见者”。所谓“科斗书”,是类物象形的俗称,我们看到,《三字石经》上书刻的古文,许多笔画“头粗尾细”,并且呈弯曲状,像蛾衅之形,但魏国古文的笔画不是全部类似蛾抖形,比如横和竖,两端尖锐,中间粗,似柳叶状,这是笔画形态的特点。古文的结构特点,和秦篆比较,有的繁化,如“一”字写作“犬”,“巫”字写作“否’,“公”字下的“厶”作圆圈,中间还加一圆点;有的则大胆简省,如“逆”字写为“黄”,“遇”字写作“禺”,“鄭”字写作“奠”,都省略了部首偏旁(或是义符,或是声符)。这些繁化和简化的写法,与《三字石经》上的小篆异形,正说明古文是战国时期‘.六国古文”的遗绪。当时,兼遗儒学的书法家对古文的重视甚于小篆,所以三体中首列古文,比起小篆,古文的年代要早一些。在汉代,研究古文是为了读通古文经,所以精通古文的书法家同时是文字学家。曹魏时期,尽管新书体时髦,但没能动摇古文书法的地位。


    《三字石经》的小篆,“是作为传统的标准字体被重视而刻出”,字法承袭汉篆,笔画细劲,方圆兼备,结构整伤如仪,书法平稳规矩。魏国的篆书,循汉时旧规,常用来书写碑额.字形比《三字石经》中的篆书要大一些,具有装伤性。用篆书写碑额,意在醒目,还能表示古意,以显庄重。现在所能见到的魏国碑额篆书遗迹有以下几种。来源 书法 屋:www.ashufa.com。
    《上尊号奏》碑额《图1一2.2),阳文篆书’公卿将军上辱号弃、书刘于曹丕称帝的黄初元年(200)十月之后不久。笔画蹈方循圆.又粗壮沉尽:字内空白布盆得很匀称。字形偏方.体势雄浑。气势宏壮。
    《爱禅表》碑倾《图1一2.3)。“受禅表一行三宇.谈.字上邵已种。也见阳文篆书.字法与书法全同《上茸号奏》派故,似一人手笔。此碑记牌王受禅代汉之攀.所谓“表”者,如宋洪适《求释》云:“盖表揭其事。非表典之表也。”《受禅表》书划的时rd]当与《上林号奏》碑同时。曹丕为了受禅。当时在颖川颐阴县萦阳辛筑坛,两碑俱立于此地。黄初元年十一月.改爪川为居昌县(今许昌策城镇)。
    《孔佼碑》碑颇《柑几一2.4),阴文篆书“鲁孔子庙之碑”。笔百圆润流丽.向背有致.体态周正而秀的.很有侧娜的风姿,与汉代《华山庙碑》《孔庙碑》篆倾风范相近。沮“奋、庙.二字异于汉篆的正字站构.篆法不很规矩。
    《范式碑》碑额(图1一2.5),困文篆书“故庐江太守范府君之碑.。字形方正.笔画圈厚.然面笔势不及《孔决碑》旅饭写得活脱潇洒,康有为将它归为“华艳一格.。址摘书伏仍是仪篆一路,字法已见讹化,如“庐‘字中的“田”字似“四”的写法.似乎可以察觉到篆书书法在魏国最显出变异的征候。
    《苏君神道》越字(阳1一2.6),阴文篆字“魏故较仔平寇将军关中伙广平曲难苏未犷之神通:互行二十宇。河南洛川出士油写得方正位当.布白匀称.笔画川得光洁,横西平仙拼显无力悠.傲笔垂画的末峨多呈锐状,少了“无垂不缩”的遨势。似乎是用隶法写篆书。
    魏国碑额、神道上书侧的篆书,《上碑号奏》与佼禅农》雄挥阴厚,装饰性和古意兼具。乃当时大家手笔。这是一种类岌。《孔羡》《范式》两碑板笔画圆润连转.颇显姿态.大有汉碑额篆书“婉而通”的遗的.又是一类。《苏君神道》且然结字不德甲似布白过匀.无政密迭宕的姿态.结构显得松懈。书写者不自觉地采用了隶法.依违旅来而失势.可谓新意不显,古意不明.别为一类。
    魏国的碑刘篆书,仍承袭汉篆遗风.宇法略有讹变.宾正在书法上反映魏国篆书变局者,是《苏君神道》上书刻的篆书。

来源 爱书法:www.ashufa.com,转载请保留此信息来源,谢谢合作!


100

鲜花
53

握手
89

雷人
536

路过
25

鸡蛋

最新评论




QQ|网站地图|书法网店|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爱书法 ( 粤ICP备14053437号-1

GMT+8, 2018-4-26 19:30 , Processed in 0.053136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爱书法-ashufa

© 2001-2016 ashufa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