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法-ashufa.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请完成以下验证码

书法的艺术图像表现-中国书法史

2013-3-16 11:2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8| 评论: 0|原作者: 爱书法|来自: www.ashufa.com

摘要: 书法的艺术图像表现 随着书法从文人挥写逐渐过渡为艺术创作,从文人书斋厅堂走向展览厅;随着书法的文字书写记录传抄的实用功能,在印刷术、钢笔字的逼迫下退化殆尽,而不得不在艺术表现方面“强身固本”以求自保;书 ...
书法的艺术图像表现


    随着书法从文人挥写逐渐过渡为艺术创作,从文人书斋厅堂走向展览厅;随着书法的文字书写记录传抄的实用功能,在印刷术、钢笔字的逼迫下退化殆尽,而不得不在艺术表现方面“强身固本”以求自保;书法也面临着巨大的时代挑战。
    上古洪荒时代对文字所具有的神袄崇拜、偶像崇拜的书法(文字)观,在后世是不可能有生存的土壤了。中古以下的视文字为实用工具的书法〔文字)观,在文字传播为印刷术或更方便的钢笔字书写所取代的现实逼迫之下,也越来越没有存活的希望了。而以书法中的“书写之美”所拥立起来的文人士大夫风姿与独特的书法观,本来在当代书法人文环境中,应该还有坚持并发展的需要,但随着书法在近年从个人“私空间”的书斋走向公共空间的展览厅,于是以挥洒为乐、重在讲究行为的自娱性而忽视追求结果(作品)的表诉性的倾向,也越来越显示出捉襟见肘、左右为难的尴尬境地来。对一个展览厅中驻足观赏的观念而言,对作品结果的认同兴趣应该远远大于对艺术家(作者)个人的创作感受的探知兴趣。他们的目的首先是了解作品,其次才是(或根本没有)了解作者的愿望。而现在,讲究“书写之美”而不是‘作品之美”的传统文人士大夫书法观却正把这轻重缓急给倒了个个儿。


    于是,新时代的书法观的构建不得不从这“作品之美”的目标出发。从文字崇拜开始起步的〔书写)书法观,在经历了“文字之美”、“书写之美”之后,现在要走向“作品之美”了。在“文字之美”的观念中,书法(书写)的标准是整饰、划一、均匀、对称、秩序、平衡、工稳甚至是千篇一律布如算子。对古代生活质量、技术能力都相对粗糙的现实而言,能做到千篇一律布如算子,就算是超凡入圣的大功力大本领大手段了。但在艺术家看来,这更是一种工匠的美、工艺的美、装饰的美;在进人“书写之美”的观念阶段时,人本精神被重点引人书写技术之中,诸如抒情达意的要求、表达品质格调的要求,甚至是反映作者风貌的要求,都被纳入到一个注重人的动作行为的“书写”过程中。它相比于工匠、装饰的技术要求而言,当然是更具有文化的、人文的意趣;人的风貌对作品的影响,取代了作品自身形式的魅力—至少是一平分了这种本来应该惟我独尊的魅力。在一个文明史的角度上看问题,则它应该是一个进步:人的重要性高于物(作品)的重要性;但在一个艺术史的角度上看问题,它却又可能是一种“错位”:艺术作为物质存在、它的表现形态为“作品”这个根本,却被本来应该在它背后而不是跑到前台来的作家(书法家)越俎代庖、鸠占鹊巢;对作品的关注被置换成对作家的关注,所谓的“人品重于书品”之类的论调,正是最典型地反映出这种“错位”的含义所在。来源书法 屋,爱书法中国书法学习网。
    那么在今天,书法观的走向新时代,即是再把这种“错位”再“错位”回来。在经历了工匠式的技术之美—’‘文字之美”的阶段之后,依靠文人士大夫式的精神传达—“书写之美”的催化,书法得以强化它自己的人文底蕴,并使它获得在文化史、发展中突出的重要位置之后,现在的工作目标,应当是使这种走向人文、走向精神、走向行为的发挥,再回到对作品这一“结果”或曰目标的重视中来。作品—书法作品,是我们身处展览厅时代不得不直面的事实。它是一个物质存在,是一种结果。是我们能够欣赏、理解、把握、认识的惟一依据。即使它还是抄一首唐诗,与一千年以前的书法并无太大变化,但它只要是一个结果与存在,它就应当受到足够的尊重。


    当然,到这一阶段之时的作品—书法作品,是否还是老样子的换汤不换药?恐怕也未必即能保持不变了。身处展览厅的书法作品,再也不满足于只为书法家一己的个人感情立言,而希望能有更大的包容性:大凡社会、时代、历史风起云涌以及天地万物之变,都希望能“一寓于书’一不但是“寓”,还要借书法艺术创作将之表现出来。只为书法家一己之私抒情写意,那是“书斋时代”的必然结果;而为社会作表现,这却是“展览厅时代”作为艺术应当为公众之言的职责所在。而要有这样的表现能力,则仅仅是“书写”的手段应用是远远不够的:于是:书法作品中对“主题”、对“形式”、对“技巧”的种种新要求,便应运而生。应该说,这是时势使然,并不是我们拍拍脑袋凭空想出来的。来源书法 屋,爱书法中国书法学习网。
    “作品之美”的书法观,在一定历史条件下是对“书写之美”书法观的单一性的一种反叛与矫正。它把书法从个私空间与个私行为引向一个公众的、社会的大空间,使书法开始承担起更多的、过去不曾承担过的历史责任。它当然也还保有“书写之美”的基本传统;但不再视它为目标与惟一,而只是将它作为手段与方法—书写只是一种手段而已.它是为表达一个更清晰的思想理念而服务的。是则思想理念有需求,它就有地位;如果思想理念没有要求,它就必然会迷失方向,找不到自己的位置,“英雄无用武之地”。取舍行藏,不再视它自身的价值,却视它服务的对象:思想理念或曰“主题”而定。
    有了这全新的书法观,为了向思想主题提供更好的服务,于是书法不得不努力改造自身。比如,从‘’书写之美”的只重行为,到“作品之美”的不但注重结果,还要不断地去努力强化“作品”中所包含的形式构成-—原有的文字、汉字作为图像固然不能随便丢弃,但各种其他视觉图像,只要能对作品格式构成有好处,只要对传达、表现书法家的豆意、思想主题有好处,就必须大胆引进之。为了表现新思想、表现新时代,书法自身也必须不断地改造自身的形式语言与视觉图像语言。不如此,它就无法适应这一系列的新要求—只要这些新要求是前无古人、史无前例的;那么新的书法观与新的书法表现手段,新的书法图像的尝试与建立,也必然是无先例可以援引、没有现成经验可供参照的。
    这,就是目前书法观念转型的又一个历史阶段的关键内容,它对几于年书沄观是一个合乎逻辑的继承,但又是一种顺应时代的全新改造。

来源 爱书法:www.ashufa.com,转载请保留此信息来源,谢谢合作!


100

鲜花
53

握手
89

雷人
536

路过
25

鸡蛋

最新评论




QQ|网站地图|书法网店|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爱书法 ( 粤ICP备14053437号-1

GMT+8, 2018-10-18 22:02 , Processed in 0.054005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爱书法-ashufa

© 2001-2016 ashufa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