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法-ashufa.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请完成以下验证码

金文、石文的美感意识-中国书法史

2011-9-11 14:2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88| 评论: 0|原作者: 爱书法|来自: www.ashufa.com

摘要: 金文、石文的美感意识 西汉以前,将文字刻铸于甲骨金石,即近于今人写个报告、写个公文,因为那时,人们未必有所谓“艺术创造”的动机。这里有几个问题是值得思考的。其一,“殷周的铜器文字那么多,为什么刻石文字 ...
金文、石文的美感意识

    西汉以前,将文字刻铸于甲骨金石,即近于今人写个报告、写个公文,因为那时,人们未必有所谓“艺术创造”的动机。这里有几个问题是值得思考的。其一,“殷周的铜器文字那么多,为什么刻石文字却少?是还埋藏在地下没有出现吗?但总得有个比例,铜器文字都是从地下出土的,已经多得惊人,而刻石文字却寥如晨星”。尤其在西周昭王以后,金文进人成熟时期,不仅量多,而且质精。对这种金多石少的现象,郭沫若先生认为是因工具不同所致。他说:“殷周使用铜刀乃至石刀,刻石不易。春秋时已开始用铁,故刻石文字便随之增益了。秦汉以后,石刻碑揭便逐步形成了压倒的优势,看来这是铁器时代的一个必然结果。”第二,问题与上面所说的现象相近。西汉时期的简牍,在近几十年间,大量出土。仅1930年西北科学考察团在内蒙古额济纳河流域黑城附近,即获汉武帝至汉光武帝时期的简犊约万枚。1972年在山东临沂获汉文、景至武帝初期抄写的简犊七千五百枚左右。而由此上推,在汉以前,出土的简牍反而很少。从载籍看,周代以简牍为书写工具,已为习常。周代书籍,统称方、策。《中庸》:“文、武卿之政,布在方策。”策用竹,又称毕,《尔雅·释器》:“简谓之毕。”郭注:“今简札也。”方为木,又称犊,金愕《周代书册制度考》:“方一曰牍。《说文》云:‘牍,书版也。’《论衡·量知篇》云:‘截竹为简,以为牍,加笔墨之述,乃成文字。断木为堑,折之为版,力加刮削,乃成奏牍。’此简策用竹,方版用木之证也。”这些,都足以证明,周代已以简犊为书了。竹木为书,较之刻石镂金,自是方便。且当时毛笔、墨之类也已付诸实用,既然如此,为什么出土故物,简木少而金石多?原因之一,恐系竹木质易朽,久埋地下,已复腐坏,而由此又再推之,既然竹木书写方便,何以周人仍大量铭金为文?那么,镂金的意图可以推知了,便是欲久存以为纪念,以示郑重。而铸刻于金属器物上的文字,其求美观也是必定的,这不同于以竹木写字,纯为实用。比较一下汉初简书与周之铭文,简书自由,随意而成,都无定体,而铭文则凝重、内敛,装饰性颇强。从书法意义上说,凡刻、铸于器物上的文字,一定要有助于美观,这便是最早的书法审美观念的萌发。金、石文字的书法意义即在此,在其前的甲骨及其后大量出现的汉简,因非器物,书写者主观求美的意识,必定不如镂金刻石者明确。金文之富于装饰美,看看《毛公鼎》《墙盘》《夫毁》《散氏盘》《大孟盘》即知;石文之美,看看CC}鼓劝即知。这些金、石文字,书写者是小心翼翼为之的,字距行距已非甲骨的错落纷布,亦有别于汉简的自如,.而是力求严整,端肃,这种不敢苟为的主观意识,是十分明白地表现了出来的。(来源 爱书法:www.ashufa.com)这对研究书法思想很有价值,用今人的话说,便是书法意识的萌生。字距行距的处理,是所谓大章法,大章法是求整体效果的美,而结体及笔法则是追求细部的美。以耗公黝为例,其结体以端稳为基本格调,但借助于笔画平正中带倾斜的方法,又在端正中含有流动感,如“中”共六见。凡雷同的字,最为难写,字字一样,则无变化,而求变化,就是书法意识的表现,此处六个“中”,或于其中加一点或二点,成,竖画或垂直而出,或右折而出,或左曲而出,作,如此等等。一看便知,书写者是有明确的求变意识。至于笔法,有回锋而起作圆势者,有切锋而人作方势者,有轻人露锋者;其收束,有顺势出锋者,有回笔藏锋者。而行笔间,提按分明可见。后世笔法之种种,在此中已大体备矣。
 
 
关连: 书法 书法讲座 书法作品
 
 
12下一页
100

鲜花
53

握手
89

雷人
536

路过
25

鸡蛋

最新评论




QQ|网站地图|书法网店|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爱书法 ( 粤ICP备14053437号-1

GMT+8, 2018-8-21 05:57 , Processed in 0.060826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爱书法-ashufa

© 2001-2016 ashufa Inc.

返回顶部